• Share on Google+
八月!读一本好书,给灵魂做一场梦
admin 2020-07-30

第1章 我能治

“心率只有45了,病人的生命特征正在减弱。”

“呼吸频率减弱,加大氧气量!”

“起搏器准备!”

……

“不行了,准备通知家属吧。”

此时,在东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急救室中,几位专家级别的医生都围在手术台前,看着台上奄奄一息的病人,所有人额头都渗出一丝冷汗。

手术台上的,可是祝三刀祝老爷子,在东海地位首屈一指,不敢说一手遮天,但也权倾一方。

这样的大人物,若是死在他们的手术台上,这几个专家的饭碗可就别想要了。

“怎么办,急性左心衰,病人现在呼吸困难,心源性休克,我们根本无力回天。”

“哪怕是现在做手术,也来不及,错过了黄金时间,华佗在世也救不回来了。”

“要不现在动手术吧!”

“不行!现在开刀根本来不及,一旦开刀让病人死在手术台上,那就是我们的医疗事故,祝家的怒火,你们几个谁能承受得住?”

几个医生都沉默了下来,都是东海市赫赫有名的专家级别的主治医师,如今这病症却是束手无策。

一来,这急性左心衰本来就是疑难杂症,很难医治,二来病情突发,送来也不够及时,三来,祝老爷子年纪实在是太大了,这个年纪,哪怕是一个阑尾炎手术都有危险性,更不用说心脏手术了。

尽力了。

只能这么说了。

哪怕是贵如祝老爷子,面临生老病死的时候也没有办法。

几个医生都叹了口气,事到如今,只能盼着祝家别把怒火牵扯到他们的身上。

打开手术室的门,医生说道。

“祝总,我们尽力了,祝老爷子不行了。”

被叫做祝总的男人,年近五十,是祝老爷子的二儿子,祝勇,祝氏地产老总。

祝勇闻言,顿时大怒,一把抓住医生的脖领子。

“你说什么!我爸进手术室之前还好好的!怎么就不行了!?”

刘医生被吓了一跳,两腿都有点哆嗦了。

“祝总……祝老爷子是急性左心衰,真的是没办法,送来的太晚了,就算是华佗在世,也救不回来了,您节哀顺变,准备后事吧。”

“你放屁!”

祝勇大怒,他无法接受这个现实,刚刚还跟父亲一起吃饭谈笑风生,转眼之间,还不到两个小时,父亲就倒在手术台上了?!

祝勇此时有些激动,转过头来,瞪着那些医生。

“谁!你们谁能救活我父亲,要多少钱我给多少钱!”

刘医生皱了皱眉,虽然祝总不是一般人,但他也有了些火气。

“祝总!你不用喊了,整个人民医院,乃至于整个东海,我刘不凡都是心外科的一把手,我都治不好的病,找别人也没用。”

刘医生在心外科方面的确是有着很突出的成绩,哪怕是放眼全市甚至是全省,都是顶尖好手,他这么说倒也不夸张。

祝勇刚才的行为让他有些恼怒,他刘不凡‘判了死刑’的病人,谁也治不了!

祝勇瞪着眼睛,“难道就没人能治了吗!”

话音落下,一道清冷的声音从走廊尽头传来。

“我能。”

声音虽然不大,但是却很有穿透力,顺着声音望去,之间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,穿着一身朴素的休闲装,背上斜挎着一个布包,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。

青年长相俊秀,头发微微有些凌乱,目光炯炯有神,虽面无表情,但却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。

祝勇愣了一下,觉得这青年有些眼熟,但是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。

“你说什么!”

秦君走到祝勇跟前,“我说,我能治。”

祝勇眼睛一亮,“你确定?!”

没等秦君回答,刘不凡率先开口。

“哪来的毛小子,敢在我们医院撒野!这是你能进来的地方吗!”

看秦君一身行头,加上他刚才说的话,明显像是一个江湖郎中。

如此年轻不说,竟然口出狂言,刚刚刘不凡才说过祝老爷子的病谁也治不了,偏偏他说能治,这不是要打他的脸吗?

秦君没有搭理刘不凡,而是看着祝勇说道。

“祝叔,时间不多了,我现在进去,还能有一丝生机。”

祝叔?

祝勇有些纳闷,这青年明显是认识他,但是他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了。

时间不等人,既然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了,说句难听的,死马当成活马医,让他试试又无妨。

“好!你进去!”

刘不凡一皱眉,“祝总!这可不是开玩笑,他一个小毛孩子,能有什么厉害的医术?我刘不凡治不好的病,谁也治不了,要是出了什么事情,我可不负这个责任!”

祝勇冷哼一声,“人都已经要死了,还能有什么更差的结果了?让开!”

刘不凡咬了咬牙,还是让开了一条路,但脸色十分阴沉。

秦君看了他一眼,淡淡道。

“夜郎自大是行医大忌,没什么本事,就觉得自己是天下第一了,真是庸医。”

说完之后,秦君便走进手术室。

刘不凡愣住了,半天没反应过来。

“他说什么?他说我是庸医?他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,竟然敢说我是庸医?!兔崽子!”

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竟然有人质疑他刘不凡的医术,简直就是找死!

“不行,不能让他胡闹,进去!”

几个医生赶紧跟着走进手术室,生怕秦君闹出什么事情来。

刚进入手术室,只见秦君站在祝老爷子身边,右手双指并在一起,用力一戳。

双指点在他右胸位置。

点穴?

东海人民医院,是中西医结合的医院,在场的专家就有几个是中医出身的,看到叶白这一指,几人都惊了。

这难道真的是点穴?

点穴治病,极其高深,哪怕是行走江湖数十载的老中医,也不敢轻易出手。

但,关键时刻,点穴能够救命,乃是中医最厉害的急救措施之一。

秦君这一点,祝老爷子忽然哼了一声。

“你干什么!你赶紧给我滚出去,这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!”刘不凡大怒!

刘不凡刚喊完,旁白的护士忽然喊道。

“有呼吸了!祝老爷子有呼吸了!”


第2章 千里追风罐

有呼吸了?!

所有人都转过头,看向呼吸机。

还真有呼吸了!

刚才他们几个在这里的时候,祝老爷子的生命特征就已经下降很多了,呼吸几乎没有,就连心跳都已经快停止了。

出去通知家属的时候,又耽误了几分钟,现在肯定是没有呼吸了,怎么刚才那秦君随便点了一下,竟然就有呼吸了?

在场的人都愣住了,不敢轻易上前了。

正所谓行家一出手,就知有没有。

这一手点穴看似随意,但实际上需要很高深的医学知识以及强悍的体魄,普通人绝对达不到这种水平,起码在场的几位中医都不行。

秦君扭过头,冷冷的看了刘不凡一眼。

“我治病,闲杂人最好闭嘴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刘不凡登时大怒,闲杂人等?他可是主任医师,居然敢说他是闲杂人等!

刘不凡正要说什么,祝勇此时也走了进来,冷冷的说道。

“刘医生,这位小兄弟正在治病,你最好别插手。”

听到祝勇那带着一丝威胁的语气的话,刘不凡攥了攥拳头,最终还是忍了下来,死死的盯着秦君。

好,等你治不好下来,我就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你的身上!

秦君双指点穴,让祝老爷子呼吸畅通,随后,将身上挎着的布包打开,从里面拿出一个透明的玻璃罐子,一个小火钳,酒精棉点燃,在玻璃罐子上擦拭一圈。

随后,手腕一翻,扣在了病人左胸口上。

火罐?

对于华夏人来说,拔罐太常见了,别说医院了,就算是浴池也经常会有人拔罐,起到保健的作用。

但,那只是保健,这种手段很难治病,尤其是大病。

祝老爷子这种都需要上手术台的大病了,拔罐能有什么用处?

“哗众取宠!”刘不凡低声讽刺了一句。

西医开刀都无法治疗的病,你拔罐子能有什么用?

秦君的罐子扣在病人胸口上,顿了几秒。

随后,秦君缓缓的松开右手。

只见,透明的玻璃罐中,竟然升起屡屡白雾!

紧接着,罐子开始在病人身上移动!

在没有任何外力的作用下,火罐居然能够在病人身上‘走’起来!

这一幕可是让大家都大跌眼镜。

几个中医更是瞪大了眼睛,互相看了一眼,彼此脸上都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。

“这是……”

“千里追风罐?!”

自古以来,中医治病手段很多,火罐针灸推拿,都是必修课程。

但因为古籍残缺,火罐方面的知识流传下来的很少,大部分中医都主要研究针灸以及药理。

像千里追风罐这种高深莫测的行罐方式,他们只是在古籍中略有耳闻,具体是怎么操作,完全不知道。

刚才的一个点穴,让这些医生都闭了嘴,安静的看他治病。

而这一手千里追风罐,才是真正的技惊四座,谁也不敢出声打扰!

罐子以不规则的路线,在病人身上缓慢移动。

秦君又从包袱里拿出一个布袋,卷着的布袋慢慢展开,一排银针!

秦君手指一挑,飞快的挑出三根针。

分别捏在右手的几个指缝里面,手腕一动,银针飞快落下,仿佛刺入豆腐里面一样,精准的落在穴位之上。

“好厉害的打穴!”

银针刺穴,力道,准度,速度,很多因素的都会影响针灸的效果。

对此急症,秦君刚才的刺穴又快又准,在场的几位老中医虽然明白其中道理,但是真的操作起来,他们绝对达不到秦君这种效果。

更何况,人家刺下银针,是如此的轻描淡写,行云流水。

一根,两根,三根,四根,五根!

五根银针刺下,火罐停止,松气。

“咳咳……”

祝老爷子忽然咳嗽了起来。

与此同时,始终关注器材的护士惊声喊道。

“心跳正常了!!”

所有人扭头看去,心跳真的恢复了!

几个老中医瞪大了眼睛。

“五行阴阳针!这定是书中所写的五行阴阳针!”

千里追风罐,五行阴阳针,这番医术,真是令人叹为观止啊!

几位老大夫只觉得头皮发麻,想不到他们有生之年竟然还能见到这种奇迹,而且居然还是在一个如此年轻的小神医身上!

后生可畏,后生可畏啊!

秦君将银针拔掉,罐子收起,用包里的白布擦了擦手。

“祝爷爷的命救回来了,但是想要根治,还需长时间调理。”

“我开一个方子,我说,你记。”

秦君随便对身边的一个医生说道。

“好好好,您说,您说。”

这医生,也是赫赫有名的中医大拿,如今被叶白当做助手使唤,没有任何的怨言,反而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。

“首乌,3钱。

白芥子,2钱。

龙葵,5钱。

……”

一个药方说完,秦君说道。

“除了汤药之外,祝爷爷每月需要来医院检查一次,西医常规的化验必不可少,还需要中医诊脉。

诊脉时,注意沉脉、实脉,若是病症见好,药剂量可适当减轻。“

说完,秦君看着那几个中医。

“我说的,都听懂了吧?”

“听懂了听懂了!”

几个全市赫赫有名的老中医,此时在秦君面前,就好像小学生一般。

随后,秦君将包裹收了起来,背在身上。

“祝叔,我先走了,改日我再登门拜访。”

说着,秦君就走了。

“诶!小神医……”

祝勇刚要拦住秦君仔细问一问,结果祝老爷子又咳嗽了几声,似乎有苏醒的迹象,他赶紧上前伺候。

此时刘不凡站在旁边,脸色如同猪肝一般。

之前口口声声说人家毛头小子,说人家是江湖骗子。

大言不惭的说自己治不好的病,没人能治好。

结果呢,这小神医进来,点穴,拔罐,针灸,不到十分钟的时间,起死回生!

更讽刺的是,人家秦君从头到尾,甚至走的时候都没看他一眼。

连一句反讽的话都没说。

足以见得,他在人家眼里,连个屁都不算,只有他把自己当个大人物了。

刘不凡感觉自己像是被人抽了几个大耳光一样,脸上火辣辣的,无地自容。


第3章 秦家旧人

几分钟后,祝老爷子情况稳定,送入vip病房休息了。

经过一番检查之后,身体无恙。

这种突发的急性病症,只要当时挺过来,后面就好办多了。

这些医生大夫给祝老爷子检查的时候,一个个都惊叹不已。

神医,这才是真正的神医。

现在的医生,都是过于依赖机器,所以很多病症反而不容易医治,像秦君那样的中医,实在是太少见了。

年纪轻轻,就有这么高明的医术,真是厉害。

祝勇坐在病床前,皱着眉头思索,刚才那个小年轻,究竟是谁?

既然叫他祝叔叔,应该就是认得他。

祝勇驰骋商场这么多年,谁见面不恭恭敬敬的叫声祝总?祝叔这个亲密的称呼已经很久没有听到了。

难不成……

是他?

没过多久,祝勇的女儿祝琳琳赶到医院。

“爷爷呢!爷爷怎么样?!”

“嘘!你爷爷没事,现在睡下了。”

祝琳琳这才松了口气。

“没事就好,我听说爷爷是被一个年轻的小神医给救活的,人呢?”

祝勇摇了摇头,“已经走了。”

“走了?没好好感谢一下啊?”

祝勇忽然抬起头,看着女儿,说道。

“你记不记得,小时候咱们家的邻居,秦叔叔家?”

祝琳琳一愣,“记得啊,我小时候还总去他们家玩,后来秦叔叔全家被害……爸你不是不让我提这事儿么?”

当年秦家全家被害,无一生还,整个东海震荡。

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,久而久之,秦家在众人的印象中也淡去了。

现在秦家成了一个禁忌,在这些大家族之间,绝不能提起当年的秦家,否则性命不保。

所以哪怕是当年与秦家交好的祝家也不敢再提。

祝勇说道,“有些事,你当年还小,并不知道。秦家全家被害,后来警察封锁现场,我就在旁边,并没有找到秦君的尸体。”

“秦君哥哥?你的意思是,秦君哥哥没死?”祝琳琳惊呼。

祝勇面色凝重,点了点头。

“刚才那个救了你爷爷的年轻人,叫我祝叔,看年纪,应该与你相仿,我感觉……他就是当年的秦家旧人!”

祝琳琳面露喜色,“秦君哥没死太好了,爸你怎么看起来不太高兴呢?”

祝勇苦笑,“小君没死我当然高兴,但,小君这孩子心思重,脾气爆,他这一回来,恐怕不会那么简单的。”

如果那年轻人真的是秦家旧人的话,回归东海,自然是要报仇雪恨。

但,仅凭那一身医术,如何跟那些强权斗争?

当然,祝勇绝对想不到,秦君拥有的,可不仅仅是那一身医术。

……

秦君背着包袱,来到东海市西郊的一片古城区,这里如今是一个风景区,里面都是一些被翻新的旧房子。

年代久远,但是很有价值。

在如此现代化的大都市里,已经很少有这种院落形式的独栋了。

十年了,这些地方都没怎么变化。

不得不说,这里保存的还是很完好,和秦君记忆中的差不多。

走到里面的一个院落当中,看到自己曾经的家门,秦君心绪复杂。

除了原来门口写着‘秦府’两个字的牌匾不见了之外,一切都是原模原样。

门口的对联似乎是今年新换的,这里貌似还有人住?

当年秦君一家十八口,除了保姆冯姨和12岁的秦君,无一生还,难不成……

秦君推开大门,走进院子。

地上虽然遍布杂草,但还是有一些居住过的痕迹。

走了几步,院子里面传来阵阵狗叫。

秦君皱了皱眉,走进内院。

映入眼帘的,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大铁笼子,铁笼子里面一个佝偻狼狈的身影,蜷缩在角落里,面前是一个破碗,碗里面残留着一些已经馊了的饭菜。

外面,三条拴着铁链子的恶犬,黑色的大狼狗,站起来足有一人多高,嘴边都是沫子,眦目獠牙的吼叫着。

秦君无视它们,走到笼子跟前,看着里面那个被当成狗养的乞丐一般的人物,问道。

“你是谁?”

那乞丐抬起头来,长长的头发,憔悴的面容,能够看得出来是一个中年女人,眼神中带着惊恐。

听到秦君问话,又情不自禁的向后缩了缩,不敢吭声。

成年人相貌基本不怎么变化了,哪怕是十年过去,秦君也能一眼看出,眼前这个女人,是当年他们秦家的保姆,冯姨。

“冯姨?是你吗,冯姨?”

冯娟愣了一下,抬起头,充满恐惧的眼神中露出了一丝疑惑。

“你……你是谁?”

秦君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,捏着拳头。

“冯姨,我是小君。”

冯娟那惊恐的眼神忽然变得迷茫,随后,露出狂喜,眼泪瞬间夺眶而出。

“少爷……你是少爷!你没死……真是太好了!”

冯姨虽然只是保姆,但从小带着秦君长大,算是秦君半个妈了,如今被人这样虐待,秦君怒火中烧。

“冯姨,快出来!”

秦君打开铁笼子,要把冯姨带出来。

冯娟脸色大变,“少爷,小心!”

秦君一开笼子门,那三条拴着铁链子的恶犬瞬间冲了过来,铁链子的长度明显是经过计算的,刚好能够碰到这个铁门。

其目的,就是不让冯娟从里面出来。

这三条恶犬凶狠的要命,冯娟被它们咬过好几次,深知它们的厉害,刚才没提醒秦君,现在如何是好!?

三条恶犬冲了过来,秦君冷哼一声,手腕一抖,三道银光同时射出!

噗噗噗!

眨眼之间,原本冲过来的恶犬,半路直接大头朝下栽了跟头,口吐白沫。

三条狗的脖子上都插着一根银针,位置相同,要他们狗命的穴位。

冯娟瞪大了眼睛,刚才那一幕她都没有看清,只觉得少爷一挥手,这三只狗就倒下了。

秦君走进笼子里,将冯姨扶起来。

长时间的虐待,让冯娟身体变得羸弱不堪,加上曾经被狗咬过,还感染了狂犬病,如果不是秦君及时出现,恐怕冯姨坚持不了几天了。

看到秦君,冯娟泪如雨下。

“少爷平安就好,你能活着太好了,回家看一眼,就快走吧!”

秦君搀着冯姨,目光深邃。

“我这次回来,就没准备走。”


第4章 唐家

冯姨愣了一下,随即脸色变得有些难看,拉着秦君说道。

“小君,千万不可意气用事,现在的东海,已经不是当年的东海了,咱们这样的人,说句不好听的,连丧家之犬都不如。”

冯娟这段日子,受了不少的苦。

自从十年前出了那件事情之后,冯娟一直东躲西藏,十分狼狈。

前几年,感觉相安无事了,冯娟这才偷偷的回到宅子里来看看,这宅子已经变成了风景区,所以就算平日里有游客,也都只是在外面看一看,不会有人进来。

冯娟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过来打扫,过年的时候,还会重新张贴春联,家中供着老爷夫人牌位,时不时的祭奠一下。

结果几个月前,冯娟的行为被人发现。

将她囚禁在这狗笼子里,外面放着几条狗,让她出不来。

隔三差五,有人过来扔点残羹剩饭。

心情好了,把馒头剩菜扔进笼子里面,让她吃个饱饭。

心情不好了,就扔在外面,冯娟就得跟狗抢东西吃。

冯娟的双手全都是划痕血印,几个月来,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。

那帮人既不杀她,也不放她,就是要这么折磨她。

秦君搀着冯姨,表情变得平静了很多,但是越平静,代表他心中的愤怒越深。

进入房间,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狼藉,像是被盗了一样,杂乱不堪。

秦君扶着冯姨走进了一个房间,把床铺整理干净,让冯姨躺下。

左手托着她的手腕,右手三指诊脉。

“小君,你……”

秦君如此专业的诊脉,让冯娟有些诧异。

“这么多年,你到底去哪了?你是怎么活下来的?”

当年秦家一家十八口被害,要不是恰好冯姨带着秦君外出,他们两个也不能幸免。

后来,那些人得知秦君没死,开始疯狂的追杀。

二人逃亡之中走散,冯姨辗转流离,逃回农村老家避了几年,而秦君却不知所踪,这么多年,一直以为他也被人害了。

秦君道,“当年我被叶家妹妹所救,躲过了一时,后来我离开东海,遇到一位隐士高人,跟他上山,学艺十年。”

秦君的话很简答,语气表情也都说的很轻松。

但是冯娟知道,秦君肯定受了很多的苦。

很快,秦君抬起手腕。

“冯姨不必担心,你身体本身不错,只是这几个月受了点苦,加上被那几条恶犬咬了,体内有些炎症,我给你开个方子先进行调理,过些日子给你刮痧针灸,就没问题了。”

冯娟木讷的点了点头,她实在是不敢想象,当年锦衣玉食、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少爷,吃了多少的苦才能学会这一身医术。

秦君在外面给冯姨买了一些食物,正在病中,不宜吃发物、油腻,选择了一些清淡的米粥鸡蛋,又熬了中药让她服下。

“冯姨,现在你说说,是谁把你困在这里的?”

秦君看似随口一问,但语气之中,还是有着压不住的怒火。

一家十八口被灭门,秦君在世上的亲人所剩不多,遭受如此虐待,他必定要百倍奉还。

冯姨拉住秦君的手,眼神中露出担忧之色。

“少爷,你别去,你斗不过他们的!”

秦君淡淡的一笑,“放心吧冯姨,我自有分寸。”

秦君的话,不容置疑。

冯娟犹豫了一下,还是开口说道。

“是唐家……”

秦君皱了皱眉。

“唐家?那不是我母亲娘家么?怎么说两家也算事联姻,纵然唐家不愿意帮忙,也不应该落井下石才对。”

冯娟叹了口气,“少爷,自从你姥爷去世之后,你二姥爷便继承了唐家家主之位,这些年,唐家极力想要撇清和秦家的关系,为了表现给外人看,昔日亲戚,现在如仇敌一般。”

秦君微微攥起拳头。

纵然二姥爷和秦家并没有直接的关系,但怎么说也都是联姻家族,秦家已经如此惨烈,他们竟然还如此落井下石,实在可恨。

不过,既然他秦君回来了,这一切,都会发生改变。

既然你们不把我当亲人,我也没必要拿你们当人看了。

“好,我知道了,冯姨你早些睡下。”

秦君给冯姨盖上被子,关上房门。

从他随身携带的包袱里,拿出一把锋利的小刀,随手将院子里的三只恶犬宰了。

……

此时的唐家,正其乐融融。

“大哥,今日是你的生辰,本来想在饭店庆祝,但是一想咱们也是大家族,摆宴还是在家里更气派一些。”

说话的,是唐家老三,按照辈分来算,应该是秦君的三姨。

而在座的,大多数都是秦君当年的姨和舅舅。

自从唐龙民成为唐家家主之后, 其大儿子唐天豪位置如日中天,以后就是唐家的继承人,未来的家主,家族里的这些人自然也少不了阿谀奉承。

唐家硕大的院子,此时坐满了宾客,今日前来,都是为唐天豪庆祝生辰。

“唐总,唐家现在在东海的地位水涨船高,以后有机会跻身四大家族之列了吧?”

“哈哈,那还用说,唐总英明神武,这几年发展的越来越好,跻身四大家族,那是指日可待的。”

“没看到四大家族一直空着一个位置呢么,那就是给咱们唐家留的!”

东海四大家族,琴棋书画。

齐家,舒家,华家。

而琴,便是当年秦家。

秦家被害,四大家族始终空着一位,很多家族都在争夺这个位置,其中最有竞争力的,自然就是要数唐家。

唐天豪作为唐家的中流砥柱,正值壮年,事业发展的又是极好,等他成为家主之后,很有可能让唐家跻身四大家族之列。

只不过,因为唐家和当年的秦家是联姻家族,这个裙带关系对他们影响很大。

所以,唐家这才不顾当年联姻关系,狠狠地打压秦家,哪怕是一个保姆,他也要赶尽杀绝。

让另外三家看到他们的表现,让世人知道,唐家,与当年的秦家再无瓜葛。

唐天豪举起酒杯,并未起身。

“今日唐某生辰,感谢各位宾客赏脸,都别客气,多喝几杯。”

唐天豪抿了一口,举杯示意。

唐总敬酒,那是给他们脸,大家自然要接着,一个个都站起来,恭恭敬敬的一饮而尽。

正在热热闹闹的时候,忽然门口一个保镖走了进来,说道。

“唐总,门口又来一个人,还拎着东西,像是来祝寿的,只是……穿着破旧,不像是上流人士。”

唐总过寿,寻常人自然没资格来。

唐天豪道,“无妨,哪怕是个要饭的,只要给唐某说句吉祥话,就给他点饭菜打发走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保镖正要出去,他口中那个穿着破旧的青年已经走了进来。

秦君站在门口,面色冷漠,望着里面热热闹闹的宾客,冷声说道。

“唐天豪,滚过来。”